首页 >> 最新文章

农民工需要怎样的培训梅琳

2019-10-16 18:16:56

为了向返乡农民工、未就业大学生以及暂时失业人员就业提供免费培训,1月4日起,成都送出7500多万免费培训“大礼包”,在金融危机袭来之际赢得“满堂喝彩”。但记者了解到,到2月底时,预计发放的15万人的就业培训券,却只发了1万人左右。不少接受培训券的定点培训机构更因报名人数太少,无法开班培训。这个问题引发思考,究竟农民工需要怎样的培训?

而在雅安,技能培训却搞得热火朝天。很多农民工自发到校接受培训。记者近日深入雅安,探寻当地的培训模式。

雅安调查:联合瞄准 培训火热

本报记者 傅晓蕾 文/图

“去年9月失业,没想到11月就当上了小老板。人生真是充满了变化!”雅安市雨城区草坝镇村民杨代强,在短短几个月内,当上了羽绒服加工店的老板,这对于去年9月失业返乡的杨代强来说,确实值得感慨万千。

回忆起这几个月来的人生角色转换、走过的心路历程,杨代强颇有感触:“开始非常彷徨。不知道该去学技术还是继续出去找工作。后来看到别人凭借学到手的技术挣了钱,有的自己开了店,有的进了加工厂,我也坐不住了,赶紧到羽绒服装培训学校去报名……”

茶树遍野的草坝镇,除了传统茶业外,以养鸭为主的水禽产业也已形成养殖、卤制品加工、羽绒制品加工等为一体的产业链。于是,杨代强和妻子一起参加了缝纫培训。因为享受到了农民工免费培训项目的优待,缝纫班毕业后,他又多学了一个月的裁剪班。经过2个月的培训,杨代强拿到了国家承认的职业技能初级证书。

去年11月初,两口子从培训学校赊购了一批材料,用自己的积蓄开起了羽绒服装店。“现在小店一个月营业额有一万元,算了一下,比外出打工要强,我还雇了一个人。”小有成就的杨代强说,这多亏了免费培训。

如今在雅安,职业技能培训已经成为最受返乡农民工欢迎的政府服务之一。近三年来,共有6.9万人,占25%的农民工获得国家职业技能资格证,比全省平均水平高出6个百分点。而记者得知,返乡农民工积极参加培训并取得如此效果,得益于“资源整合,打捆培训资金”这一经验。

雅安市农劳办主任石俊明告诉记者,劳务培训过去一直存在政出多门的问题,主要有扶贫培训、阳光工程、温暖工程、品牌培训、职业技能培训等五大培训项目,工作和资金则分散到扶贫、农业、教育、农劳、劳动等8个部门。“看上去大家都在搞培训,但实际效果并不好。”

石俊明举了个例子:“资金分散了,相对每一个部门对农民工培训的时间都比较短,其中最长的也仅有15天;另外,在这些培训中,平均每一个农民工的培训政府投入了200多元钱,而投入得最少的培训资金只有24元。”

由于这些项目从上到下分系统管理,工作任务和培训资金也分系统下达,且培训补助标准、管理办法、操作程序和质量要求不一致,使农民工培训工作难以形成合力。雅安市农工办一负责人介绍说,这些培训资金整合前,有个别培训资金按人头只有90元,只够买几本教材。由于资金分散,培训标准低、时间短,一些地方开设的课程缺乏针对性,和农民工的需求脱节。

为改变这种分散又没有实效的状况,2007年,雅安在全市范围内探索整合培训资金的工作,当年整合各类培训资金1879万元,重点用于“雅安茶师”、“雅女裁缝”等十大工种的培训,把有限的资金用于打造务工品牌。当地七部门还联合出台《关于整合资源开展农民工技能人才培训工作的指导意见》,实现培训任务、标准、计划、鉴定等“八个统一”,由市里统一招标培训机构,确定培训基地和重点用工企业,技能考试统一鉴定。现在参加培训的农民工,培训资金标准可达到700元到1000元,培训时间为1到3个月,无论资金投入还是受训时间都比过去增长几倍,培训最低目标都是获得国家认可的初级职业资格等级证书。

雅安市同记服装职业学校是整合资金的受益者。校长胡同信告诉记者,整合资金前,学校享受“阳光工程”,每个学员只能补贴290元,整合后,补贴标准提高到750元,这大大鼓励了学校的办学积极性,在进一步提高培训质量的同时,还扩大招生规模,吸纳了省内其他市州的农民工前来免费培训。2008年,学校培训近两万人,其中1万人创业成功,成为走南闯北打制羽绒服的小老板。

雅安实现培训资金整合的主要动力是,整合后仍能实现各部门“各报其账、各记其功”。以“雅女裁缝·电动缝纫”工种培训为例,2008年雨城区按照750元的标准培训1300人,需要资金97.5万元。先按农业部门“阳光工程”的固定标准370元使用500人的指标后,剩余79万元由劳动部门的职业技能培训资金按1300人的指标折合607.7元的标准进行补差。最后统计和向上报账时,农业部门完成500人培训任务、劳动部门完成1300人培训任务。

现在在雅安市,返乡农民工如果想学什么技术,都可以向当地乡镇政府提出,根据申请人数的多少,培训机构甚至可以直接把培训班办到村里。姚桥镇金鸡村村民余琼香说:“相比过去搞的很多培训,这次我能感到学到了扎实东西。我已经学了一个多月,原来在福建服装厂只能做杂工,现在裁剪缝纫加工都学会了,考试合格后拿到证书,以后不管是自己做还是出去打工心里都有底了。”

从江苏无锡一家车轮厂回来的张浩铭对记者说:“雅安是个旅游城市,‘农家乐’生意很火,那里要招很多厨师,但前提就是要有证书。这次回来后我报名参加了厨师培训班,争取尽快拿到初级证书。原来以为年轻是资本,现在看来还得靠‘本本’吃饭。”

记者手记:

培训需要合力

一边是政府相关部门、培训机构的热闹,一边却是返乡农民工的冷落。记者调查中看到了部分培训机构、政府部门的困惑,也看到了一些培训对象放弃培训机会的无奈。

我省农民工受教育程度普遍不高,技能单一。在日前召开的全省农民工培训就业现场会上,有关人士称:“四川农村劳动力急需培训和上档升级。首都鸟巢修建前期土建阶段,工地上有大量四川农民工,到了后期装潢这些技术活时,就难见川籍农民工们的身影了。”金融危机加剧了劳动力市场竞争,就业门槛越来越高。面对日趋严峻的就业市场,怎样有效利用培训机会,对农民工就显尤其重要了。

从调查中看到,雅安把各部门培训资金打捆,通过整合资源,让培训资金和时间都大幅度提高。“这解决了农民工培训资金多头、分散和效益不高的‘老大难’问题,使有限的培训资金发挥更大的作用。”省农劳办主任吴祥玉认为,雅安市在全省率先而为,此举能进一步增强农民工的就业能力。据了解,目前,我省已决定统筹安排好农村劳动力培训资金,提高四川农民工整体竞争能力。

上海电子料回收

生物质颗粒燃料

PCBA加工

回收手机液晶屏

友情链接